<label id="actus"><mark id="actus"><option id="actus"></option></mark></label>
<tbody id="actus"><noscript id="actus"></noscript></tbody>
  • <dd id="actus"><noscript id="actus"></noscript></dd>

    <em id="actus"></em>
      1. <em id="actus"></em>
        <li id="actus"><tr id="actus"></tr></li>

        智能機器人:從圍觀中國到驅動中國,改變服務潮水的流動方向

        專欄號作者 土妖 / 砍柴網 / 2019-10-23 23:54
        "
        從制作一杯美味的咖啡開始……

        科技自媒體 / 土妖

        10月20日,主題為“智能互聯,開放合作——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浙江烏鎮隆重拉開帷幕。作為中國互聯網、人工智能行業最重要的大會之一,大會吸引了眾多互聯網大佬的參加。

        在大會最重磅的企業家高峰論壇上,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傅盛做了題為“智能機器人:實體經濟革命的里程碑”這一主旨演講。傅盛表示,“互聯網本質上是由數據驅動的。過去,PC和手機是承擔數據遷移任務的載體,將來機器人將成為實體經濟效率革命的載體。”值得一提的是,傅盛對機器人的定義簡潔卻又深刻,其表示,“機器人是以AI能力為核心的,是AI+硬件+軟件+服務四大元素的融合。

        中國互聯網經過25年左右的發展,經歷了幾次重要的節點,引發了幾波重要的浪潮。在土妖看來,其一,是以門戶+搜索為代表的信息時代;其二,是以即時通訊+社會化媒體+社交網絡+互動直播為代表的大社交時代;其三,是以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智能服務時代。

        傅盛在主旨演講中,多次提到的智能機器人,就是智能服務時代最重要的“生產力”之一。這三次重要的互聯網節點,也有力的推動了中國的巨變——信息時代,報道中國;社交時代,圍觀中國;服務時代,驅動中國。

        變革信息流動的方式,內容報道中國

        眾所周知,1994年是中國互聯網具有開天辟地意義的一年。1994年4月20日,北京“中關村地區教育與科研實施示范網絡”(NCFC)通過美國Sprint公司的64K專線,實現了與國際互聯網的全功能連接,成為了國際互聯網大家庭中的第77個成員。

        加入國際互聯網,和全世界進行互聯互通,讓中國互聯網迎來了嚴格意義上的“元年”。彼時,互聯網最大的特點是改變了信息的呈現和流動方式,讓信息的傳遞變得便捷而迅速??吹竭@種星星之火后,網易于1997年成立,搜狐、騰訊、新浪也于1998年先后成立,中國快速進入到了四大門戶為主,知名論壇、眾多地方站為輔的“四大門戶”時代。

        作為門戶時代的老大哥,新浪網于內容側,在陳彤的帶領下,一手打造了網絡新聞的“新浪模式”,“快速,全面,準確,客觀”一度成為整個門戶時代新聞報道的金科玉律。門戶之間的激烈比拼,讓廣大網民最為受益,可以輕而易舉的就第一時間獲得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就像傅盛在世界互聯網大會所言,“所謂信息革命就是物理世界向數據世界不斷映射、遷移的過程。”毫無疑問,新聞內容就是當時最重要的信息,而門戶網站就是當時最重要的數據世界。

        隨著互聯網信息的爆炸式增長,用戶信息消費的體驗開始逐步下滑,用戶要想在海量的信息中,找到自己感到有趣、有用的內容開始變得復雜起來。于是,成立于2000年的百度,就攜搜索引擎的天生優勢,快速崛起,很快成為了中國互聯網的第一入口。搜索引擎的出現,使得中國以“門戶+搜索”的方式,進一步改變了信息的流動方式,提升了信息的流動效率。

        此后,博客一度開始盛行,寫博客成為中國很多網民的一大愛好,韓寒、徐靜蕾等更是成為最塔尖的名博,而木子美、芙蓉姐姐也借助博客成為當時的紅人。博客,不僅在中國開啟了人人皆可表達的時代,更是通過UGC為主、PGC為輔的方式,讓中國的網絡信息和內容,以超高的速度,進一步大爆發。

        傅盛在今年的大會上說,“物理世界向數據世界遷移的過程,這個過程誰做得更好,誰就可能更快發展。”對比都致力于改變信息流動方式的四大門戶和百度,從彼時他們各自的業務發展和市值表現上來看,的確如此。

        而拋開商業層面的考量,從社會價值上看,無論是信息呈現方式的豐富,還是信息流動渠道的改變、流動效率的提升,都有力地改變了“報道中國”的力量。讓用戶與信息、用戶與內容、用戶與中國、中國與世界彼此之間的連接,變得更加的實時與緊密。

        變革社交連接的方式,圍觀改變中國

        門戶網站經過幾年的高光發展,很快就開始走向了下降通道,雖然當時下降的速度還比較緩慢,但是方向卻是不可逆的。真正完成歷史性交替的是,2009年新浪微博的誕生,中國互聯網進入社交時代。此舉,是新浪自己革了自己的命,用新浪微博取代了新浪網。也幸虧有了微博,才使得新浪如今可以繼續活躍在中國互聯網舞臺比較中央的位置。

        和門戶時代各大門戶幾乎是同一時期崛起不同,在包含了即時通訊、社會化媒體、社交網絡、互動直播的“大社交”時代,其社交演進分為了幾個階段。

        先是微博階段。當然,嚴格意義上講,更早的應該是以QQ為代表的階段,但是這一階段太過偏向于“即時通訊”,暫且不說。在土妖看來,微博有著社會化媒體+社交網絡的雙重屬性,前者的比重相對大些。

        在微博時代,個體的表達意愿空前強烈,即使是明星也是如此。以微博為根據地,微博女王姚晨取代了博客女王徐靜蕾,成為了當時女藝人的代表性人物。第一個擁有500萬粉絲的用戶是她,第一個擁有1000萬粉絲的用戶還是她……

        然后是微信階段。在和新浪微博的纏斗中一直處于下風的騰訊,很快調轉了船頭,從發力騰訊微博轉而秘密發力微信,并讓微信于2011年橫空出世。如果說微博是“個體的廣場式表達”,那么微信就是“個體的點對點即時通訊+個體的小圈層表達”。用戶從嘈雜的“廣場”轉向相對私密的“圈層空間”,讓微信一路崛起,勢不可擋。直至今日,仍是中國互聯網最火、最王牌的產品之一。

        再然后是直播階段。直播一開始是“千播大戰”,到后來映客、花椒、斗魚、虎牙、陌陌成了為數不多的“剩者”,而如今抖音、快手、淘寶等巨頭又從短視頻、電商等領域,野蠻進入直播領域,一時間直播再次風起云涌。相較于微博、微信,直播有著更強的即時性、直觀性,可謂是真正的所見即所得、所聽即所得。

        傅盛在此次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強調,要“把互聯網高效地和實體場景的體驗感連接起來”。如果把這樣洞察投射到直播領域的話,就能發現為什么直播雖然一直遭受各種看空和批判,但是依舊能夠頑強地堅挺著的原因所在,本質就在于和實體場景實現了高效連接。

        從微博到微信再到直播,這幾個重要的產品形態和發展節點,可謂極為深刻的改變了中國人的社交方式。其一,是讓中國從熟人社會,進入到半熟人社會,再進入到陌生人社會;其二,是讓中國人的社交從現實到虛擬,再到現實和虛擬深度融合,再接著到如今已然很難分清哪些是現實哪些是虛擬的階段;其三,是讓社交從節點間歇聯系,升級到了實時在線聯系;其四,是溝通的介質,也從線下的“交談”,延伸到了線上的“文字、圖片”,再到線上的“直播視頻”??梢哉f不僅形式更加豐富,效率也高效得多。

        微博、微信、直播等0門檻、0時差、自主表達、個體平權等鮮明特點,有力地喚醒了中國社會的民智,推動了中國社會在時代巨變中穩步發展。以微博為例,就曾出現過“隨手拍照解救乞討兒童”這樣轟轟烈烈而溫暖人心的事件?!缎轮芸吩?010年底的時候,做了一期主題為“圍觀改變中國”的封面報道,誠如《新周刊》所言,“在此舞臺上,你我是表演者,亦是圍觀者。而圍觀,可能會改變中國,并注定會改變我們自己。”

        變革服務觸達的方式,AI驅動中國

        相比于變革“信息流動”、“社交連接”,互聯網、人工智能對“服務觸達”的變革,則要復雜和困難得多。原因有三:一是,信息、社交領域更偏向于消費互聯網,而服務更偏向于產業互聯網,相比于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關聯萬象、紛繁蕪雜;二是,信息、社交領域的核心是互聯互通,更加純粹化、互聯網化,而服務往往需要互聯網、人工智能和傳統產業進行深度融合;三是,信息、社交領域對技術能力的要求更低,核心競爭力在于入口和關系鏈,而服務則是技術至上,技術成為了終極競爭力。

        然而,中國互聯網下半場的主場,畢竟是2B領域,是產業互聯網,是人工智能。因此,即使有再大的困難和挑戰,整個行業仍舊步調一致地往產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數字經濟領域進軍。這也是解釋了為什么此次世界互聯網大會中,企業家高峰論壇會以“推動數字經濟創新,共享全球發展機遇”為主題。在這一主題下,以人工智能為核心,人工智能、5G、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成為了絕對的主角,2B的風向越來越明顯。

        其實,從此次企業家高論論壇中一些互聯網大佬的演講中,也能看出端倪。比如李彥宏就首提“智能經濟”,并指出智能經濟將會帶來三個層面的改變與影響;而雷軍則表示,5G+AI+IoT將帶來下一代超級互聯網,承載起數字經濟的基礎建設;傅盛也指出,當一切都都變得數據化的時候,實體經濟就有可能產生一場巨大的革命,在這場革命中,能夠標準化、低成本、大規模部署,并且能形成完整數據閉環的效率革命載體的,傅盛認為是智能機器人。

        智能機器人在數據閉環、效率革命方面的表現自然無需多言,而在標準化、低成本、大規模部署方面,傅盛所言是有著嚴謹的數字支撐的。截至目前,獵豹移動投資的智能服務機器人公司獵戶星空的機器人已在大型商場、圖書館、博物館等20多個場景落地,數量超5000臺,服務規模全行業領先,服務總人次已超1.3億,日均語音交互頻次超200萬次。

        如果說信息、社交,只是在相對表層的方面改變中國的話,那么推動服務快速發展背后的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等,對中國的變革則已經深入到肌體、血液里了。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之所以能夠驅動中國,從它們本身以及它們交互的重要對象之一“人”的角度去看,主要有五大原因:

        第一,是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改變了服務的模式。服務的方式,從傳統的人對人,變成了智能機器人對人。當然這種智能機器人,與我們在電影里看到的炫酷的、人形的、超能力的機器人有所不同,就像傅盛所言,只要擁有AI能力,能夠把AI、硬件、軟件、服務四大元素進行有機融合的,都可謂“智能機器人”。 

        實際上,這種服務模式的改變,在今年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的“互聯網之光”博覽會上,就有著生動的體現。獵戶星空智能機器人豹小秘、豹小遞、豹小販、豹花瓶等就集體活躍在展館各處,可以為廣大參觀者提供導覽、領路、接待、贈飲、遞送等各種優質的貼心服務。

        第二,是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改變了服務的觸達方式。以往用戶想要獲得什么服務,絕大部分情況是要“走近才能得到”,而如今有了智能機器人,則變成了“無需走近也能得到”。比如智能機器人會跟你遞送各種物品、幫你調制一杯高品質咖啡等等,不一而足。由此,換個角度看也就意味著,服務在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時代,流動起來了,服務也和信息、內容、社交等一樣,一定程度上具備了“流動性”。

        第三,是相比于信息、社交背后的行業,服務背后的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市場體量,要大得多。前不久,德勤就發布了《全球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白皮書稱,到2025年世界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超過6萬億美元,從2017年到2025年的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30%。無獨有偶,此前Gartner發布的報告也顯示,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高達1.2萬億美元,較2017年增長70%之多,而到2022年,全球人工智能驅動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9萬億美元。

        第四,如果說信息、社交,是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對真實物理世界進行映射、復刻的話,那么服務背后的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則是實實在在的已經開始改變真實物理世界。此時,虛擬和現實,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不再涇渭分明,很多時候,虛擬的也即現實的,數字世界也即物理世界。

        在這樣的背景下,對智能機器人等的要求就變得更高了,機器人不再僅僅是可以陪用戶聊聊天、耍耍貧嘴而已,而是像傅盛所說的“真有用”。實際上,“真有用”也一直是獵豹移動投資的智能服務機器人公司獵戶星空,旗下智能機器人最大的亮點和賣點。為了達至“真有用”,成立3年來,獵戶星空已經構建起包括自研芯片算力、算法能力、系統能力、應用能力及商業大腦等在內的一體化AI能力。

        可能這么說太過專業化,更直白點舉例來說,就是有了獵戶星空的加持,當用戶去參加展會、觀看展覽的時候,智能語音服務機器人豹小秘會像最熟練、最優秀的服務人員一樣,為用戶進行導覽、領路;當用戶累了,想休息一會的時候,無人咖啡亭豹咖啡會給用戶制作美味的咖啡;而當用戶參觀完要回家的時候,如果恰好是要經過廣州地鐵 21 號線天河智慧城示范站時,智能客服機還能幫用戶買票回家、提供附近生活服務信息……怎么樣,這樣的機器人,可以稱得上“真有用”嗎?

        第五,是跟信息、社交相比,服務背后的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還有著雙重屬性。一方面,其自己本身是一個行業,屬于智能行業;另外一方面,其還能賦能其它傳統行業,屬于產業智能化。這也是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區別于信息、社交背后的行業的重要一點。換句話說,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不僅能“一生二,二生三”,還能夠“三生萬物”。

        比如,獵豹移動攜手獵戶星空,就推出了小豹AI翻譯棒、小豹AI兒童手表等多款屬于“小豹AI家族”的爆紅產品;此外,還逐步實現了獵戶星空語音解決方案、視覺解決方案、以及語音+視覺、視覺+導航的多模態AI模組等,在各種各樣場景的成功落地。

        寫在最后:

        信息、社交背后的行業,都只是互聯網的一個細分領域,而服務背后的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等,卻是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在數字化、智能化時代的全新表達和全新延展。其不僅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更是一種全新的思想。在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打破,一切都可以流行,一切都才剛剛開始。

        就像法國作家、哲學家阿爾貝·加繆所說的,一切偉大的行動和思想,都有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微不足道”的開始,或許就是從制作一杯美味的咖啡開始……

        聲明:砍柴網尊重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稿件皆標注作者和來源;砍柴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砍柴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砍柴網的追責;轉載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編輯修改或者補充,有異議可投訴至:post@ikanchai.com
        您想第一時間獲取互聯網領域的資訊和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砍柴網"或者"ikanchai",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從此和砍柴網建立直接聯系。

        相關推薦

        熱文導讀

        1
        3
        真人赌博游戏